美强惨的玩弄时间
去皮肥肉嫩煎美强惨的玩弄时间
他们本来是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但是迫于生计不得不韬光养晦,然而——在这段时间里,却碰到了阴暗里的走狗们的窥伺,阴暗如他们,发现了不为人知的宝物,强抢、掠夺、掰碎这些美强惨…… 让他们只能在身下婉转哭泣、呻吟、辗转。
继父是我和妈妈的
野狐不妄继父是我和妈妈的
退伍兵大屌继父猛攻【白岳】X驴脾气腹黑继子强受,为爱不择手段,妈妈的男人我也要抢,缺德也好,背德也好,总之是一场飞蛾扑火的狂欢! 趁我年少,轻狂纵爱,自此之后,人生漫漫,再无此般恣意!
我死遁后他们开始发癫
不歇_盗文有笔落惊风雨这么文艺的名,羡慕我死遁后他们开始发癫
林屿从没想过,只短暂的半年时间,自己在林家的一切就被新成员完全侵占了。 一开始还只是房间、一小块花圃或者喜欢的花艺老师的成品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可忘了是从哪天起,原本疼爱呵护他的两个哥哥也站到了对方身边。 * 在家里被当做空气的生活,林屿只坚持了半年。 大雪那天在林子里再也挪不动脚的时候,他终于仰面倒下去,看着雪花落进自己眼睛里,想着两个哥哥会不会因为他的死亡哭泣。 大概不会吧,他们都好久不跟自己说话了。 * 再醒来是在一家私人诊所,林屿看着电视上重播的自己的葬礼,还没弄明白哥哥们和赶来的未婚夫为什么表现得很伤心的样子,就被一米长的欠款单给砸晕了脑袋。 开始打工还债没多久,小电驴撞在一辆拉风的跑车上。林屿脸色煞白,心如死灰,结果转头看着许久未见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狞笑,“假死?林屿,好样的啊。” 被未婚夫绑回了家,林屿觉得索赔闹出这么大阵仗实在是不应该,还没来得及劝对方走法律途径,先被按在床上透了个天昏地暗。 “……” 林屿不想被透的下不了床,因为误工会被扣很多钱。可当他威胁说要去找哥哥们告状的时候,墙壁上投影的画面又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看着向来稳重严肃的大哥将睡梦中的他剥光了用唇舌触及每一寸皮肉,温柔的二哥剥开了他的穴将浓精热尿都浇在他的穴口。 数不清多少个夜晚,他的身体被反复淫弄。 “哈,你觉得林程和林桉是什么好人?” 林屿抱着膝盖,在床角缩成一团,“你什么时候在我房间装的监控?” 这次沉默的终于变成了盛耀。 * 林屿想跑路,但谁都不答应。 二哥堵在走廊里冲他笑眯了眼,"不要逼哥哥打断阿屿的腿好不好,哥哥会很心疼的。" 大哥直接把跟踪定位装在了他的每一个电子设备。 原本没有感情的未婚夫冲他伸出手,"不想被那两个变态透烂就跟我走。" "……"
正经咖啡店(1v1h)
连苡正经咖啡店(1v1h)
卫昭仪x腾璟苦哈哈美院艺术生x貌美活好但离经叛道的咖啡店老板室友再次闹得不可开交的周末,卫昭仪逃也似的钻进那间社区咖啡店。美院第一视觉动物名不虚传,她馋上腾璟的脸,又被那堪称完美的肌肉线条所诱惑。于是,小店最为隐秘的音乐圣地发生了一场偷摸进行的性爱游戏。此后,签订契约。直到某个晴朗的午后,卫昭仪心血来潮地翻开他书架上摆放着的精装画本,一张轻飘飘的纸条上记录着多年前相遇的第一次。蓄谋已久四个字就被冠上腾璟的名字。
魅来归
温虞性恋魅来归
属性转变,三观不正,请勿带入现实,请勿较真。 【双性攻合集】 故事一:双性大佬攻 故事二、双性小妈攻,未亡人 故事三、双性太后攻 根据情况而定故事长短,每个故事章数不等,写多少是多少。 作者性癖广泛,黄金圣水断肢血腥看我心情,总攻自然是宠他,把他宠上天那种。会有部分反攻情节,但是攻宝一定会在上位。 极端攻控受控别看,可能会有你的雷点。 另外随机掉落小h图。
林阳苏颜
黑夜的瞳林阳苏颜
我遵循母亲的遗言,装成废物去给别人做上门女婿,为期三年。现在,三年时间结束了...老书链接:,等更的朋友可以阅读老书
亡国贵妃偷情记(NP)
如来雪亡国贵妃偷情记(NP)
一个亡国贵妃穿越后换了马甲重开人生的故事。“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这句话无疑是陆熙第一世人生的写照。她是盛朝的最后一位贵妃,却在死后穿越成一个陌生朝代的郡主,本以为可以至此过上富贵闲人的生活,不曾想仿佛又拿到了上一世的剧本,在波云诡谲的宫廷生活中步步为营……亡国贵妃×腹黑帝王×温润太子×桀骜王爷之间的荒唐糊涂账。本文极度抓马,涉及强取豪夺、继子文学等诸多狗血元素,不排雷,入坑请慎重。?
当事业批长了恋爱脑
今天吃素吗当事业批长了恋爱脑
单??变双??,受不洁,会有和前夫哥啪啪场面,排雷见标题 修真背景,追妻火葬场,破镜不重圆,主打的就是一个换攻 不管什么攻,发起疯来啥都干,尤其爱干媳妇,清醒了还要委屈哭 不定时发疯攻x被事业搞的受 宋翊真作为一个天赋异禀的天之骄子,放着大好的事业不去搞,偏偏长了个恋爱脑。 为了爱慕之人,他离经叛道,欺师灭祖,从不可一世的宗主亲传,沦落为人人喊打的邪魔外道。 他本以为自己放弃一切掏出颗真心就能得偿所愿,不想所经种种不过那人一场精心算计。最终,落了个生剖内丹,身死道消。 兴许连老天也看不过眼,宋翊真竟然复活了。再活一次,宋翊真看破红尘,管他什么爱恨情仇,一心只想飞升成仙,脱离尘世! 然而就在他一门心思搞事业之际,曾经的心上人却想同他重修旧好,再续前缘。他一心想抱的大腿嫌他拈花惹草、始乱终弃,只想将宋翊真关进小黑屋日夜浇灌…… 敢情他死了的这些年这群人都被夺舍了? 要不怎么个个都不搞事业,成了满脑子黄色废料的恋爱脑! Ps:套着修仙壳,私设很多,三观飘忽,xp清奇,热爱狗血,没有文化,没有文笔

好看的玄幻奇幻最近更新列表